《投名状》编剧的十大硬伤(下)

日期:2019-09-02编辑作者:365bet影评

以前我一直希望中国人能拍出类似《勇敢的心》那样的战争场面,陈可辛说他要拍的是战争片不是武打片,所以我对投名状一直报有很大期望,但看完之后还是多少会有些失望。

硬伤(7):大气、挥宏的战争戏,如果有很多重大破绽,是否会降低场面的震撼力和人物的感染力?

先夸一下, 金城武在乱军中取敌将首级这部分真不错。在电影人物设计中我最喜欢姜午阳这样年少嗜血的家伙, 从名字就会想起十三岁当街杀人的秦舞阳。其实刘德华和金城武的打斗还蛮现实主义的, 但李连杰到底是打星出身, 招式仍然太有武侠片风格,夺炮时居然一刀砍断七八只脚,那刀还真不是一般的利。

战争戏,是《投名状》的重点、卖点和看点。影片在商业票房上的成功,除了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三大帅哥的号召力外,其次就是挥宏、大气的战争场面,以致有人说,《投名状》是中国的《勇敢的心》。

说到战役, 还是有很多破绽的。 舒城占役看似现实主义, 但基本上从一开始整个战术设计就完全不现实。由于太平军的火枪兵射程是三百步, 山字营的箭手身程是两百步,为了弥补这个差距,就要由敢死队做前锋掩护着前冲一百步。 但是从常识出发, 箭手在枪林弹雨中狂奔一百步后, 应该已是气喘吁吁,就算是能站住脚步搭弓放箭, 准头和射距必然大失。何况为了不伤及前面的勇敢死队,箭是朝斜上抛物线放的, 这样两次折算, 恐怕射程都不到一百步吧。 再说箭手和火枪手不一样, 对臂力和技艺的要求很高, 山字营草莽出身, 虽说勇气没有问题,要 手和敢死队配合做这么复杂的战术,不亦难哉。 实际上, 从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 要正面突破火枪手的堂堂之阵, 要么用骑兵冲击, 要么枪炮对攻。 舒城之城的战术,恐怕是哪位军事游戏爱好者想出的吧, 所能只考虑了射程和人数这种机械的变量, 对体力值和训练度就无法纳入计算了。

这句话,应该就是从这个层面来说的。

攻打苏州也有点奇怪。 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 攻打这种坚城要么就是用攻城炮轰塌城墙(李鸿章的拿手好戏),要么就是挖掘坑道至城根下再放火药(太平军著名的穴地攻城法, 最后曾国荃也是用这招打下南京城),比较浪漫的架云梯攻城只能用来打打土围子。 看山字营这穷样, 可能比湘军还土, 开花大炮应该是没有。 他们在城下挖了些之字形战壕, 已经相当接近城墙, 那应该是要搞穴地攻城才对。 可当庞青云要发动攻城时(既然他准备两天内攻下, 就算是赌, 也要有点把握), 既没看到坑道也没看到大炮,(好象连云梯也没有) 只见士兵们很酷地从战壕中伸出枪来。 敢情他们是吃饱有力气了要用火枪把城墙射个稀巴烂么?

陈可辛拍得的确很成功,战争场面惊心动魄,生死存亡扣人心弦。但是,这些战争戏中存在的破绽、漏洞也是巨大的,显而易见的;同时,这些战争戏,就只是战争戏,没有表现出主角庞青云有何卓越的军事才能。

至于说苏州杀降的事, 在这件事上其实庞青云的做为要比表面看上去的合理得多。 我们先看一件类似的事例, 主角是伟大的拿破仑。 1799年他从埃及进军叙利亚,在攻占雅法城时, 两个法军军官接受了三千名土耳其守军的投降,答应饶了他们的命。但拿破仑以军粮不足为由, 把战俘们赶到海边枪决了。 对这点, 即使是皇帝的敌人也并不多加责难 ,反而有很多正面的评论。(“有时可能不得不使用令人毛骨悚然的手, 才能取得军事上的丰功伟绩。”这句话来自1902年出版的英国人写的拿破仑一世传)。 我们现代人觉得屠杀放下武器的战俘好象是一件残忍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当时无论清军还是太平军,屠杀战俘都是司空见 的事,这可是你死我活的内战啊。 何况庞青去也确实没有粮食供应, 又不可能就地释放刚投降的顽敌(看看他们要馒头那个狠劲), 难道要他留一队兵下来守着战俘们就地饿死吗?当然, 另一个指责他的论点是背信弃义。 但首先太平军的投降并没有与他这个军中首脑谈判, 赵二虎只是二把手, 并没有接受投降并许诺保命的权利。 我们只是想当然的觉得人家投降的还把人家杀掉好象很不够意思, 但要记住,在朝廷眼里, 太平军是一股叛党, 按律本来就当斩。 如果要以保命或其它条件为前提来投降的话, 你也是要有谈判的资本的, 而不是把敌人想当然的当成好心人。 比如石达开在大渡河边途穷时自赴清军大营, 想以死挽救部下的性命, 结果还是全军尽被屠杀,因为对清军来说, 消灭他本就已是迟早的事。那个乱耍酷的的苏州守将黄将军, 自己不愿投降, 又不希望部下牺牲,(这倒还不错, 有点象丁汝昌)但他手中有牌又不好好谈判,先是找错了二把手来谈, 而且还羞答答地不好意思说投降, 临死前才说出来。(当然, 他这有点象把命送给赵二虎, 所以二虎感动也是正常的。但总是很一厢情愿,赵二虎不吃他这一套怎么办),这样就没有得到敌方的正式许诺,这做领导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在影片中,李连杰仍然只是个“功夫皇帝”,只会硬拼、斗狠,为人刚愎自用,而又没有什么智慧、谋略,顶多只是一个军中先锋的角色,而非将军甚至元帅之才,又何以攻舒城,围苏州,破南京,官拜江苏巡抚(两江总督)?

再说了,赵二虎这家伙凭啥对庞青云意见那么大。 从他在为那两个强暴民女的士兵辩护的话里就可以看出, 他手下不知流了多少无辜者的血泪,怎么忽然变成善男信女了 。 当然,可以解释为他对死去的黄将军做了承诺。 不过, 我还是觉得这样说服力不强。 从现实的历史来参考, 真正中的苏州杀降, 是李鸿章跟太平军谈判, 由戈登做保人(因为太平军认为洋人信用比较可靠)。但清军入城后, 先找个借口把戈登调到其它城市几天, 然后就在宴会上动手把降将干掉。 可怜的戈登觉得自己英国军官的荣誉受到了污辱,拿着手枪到处到李鸿章要决斗, 后来离开中国时也不肯接受清廷的赏赐。所以剧本其实可以这么写: 黄将军和庞青云谈判,赵二虎因为在绿林中以言而有信闻名,被双方认可为谈判代表。因为缺粮又急于打下苏州,庞青云对太平军的条件一口答应。 黄将军本人在安排投降事宜完成后在赵二虎面前自尽, 二虎深受感动。这样不是比较好吗,黄将军看起来也会比较象先秦义士什么的, 不象日本漫画里的人物么?我觉得电影对太平军的描述里带着一股日漫气, 比如灿烂的服饰代表的富足(连火枪兵都穿着盔甲,真是太阔气了),对苏州城里用几个饼喂饱全城人的流言(让人想起耶酥的神迹),还有这个神秘兮兮的黄将军,让人想起日本小说里对岛原义军和天草四郎的描述。 。俺们中国人对太平军可一向没这么多幻想,可能是针对海外市场的设计吧, 又搞这些神秘的东方人之类的东东。

(1)

说了这么细枝末节, 还是来说说投名状的主题吧。 当然, 本片是关于兄弟情谊及其背叛的故事,中国人最喜欢这类故事,所以刺马拍了那么多次。 然则,义气是什么?他们凭什么要相互忠诚呢?相互爱慕么(笑?)。不,凭着他们杀死的无辜者的血。 他们身处乱世, 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生命经常都在寄托在伙伴身上,因此他们为了增强相互信任度,需要建立更紧密的类似血缘关系那样的纽带。 那为什么要杀死外人来证明他们的相互忠诚呢?因为这种兄弟关系是最坏的一种, 也就是排它性的。 不是有句话, 爱国其实就是恨外国么。他们的兄弟关系, 就是相互忠诚是建立在对外人的利益完全蔑视的基础上的(当然,严格说,外人指不是山字营的人)。但义气这么形而上的东西,只有当你相信了, 它才存在(这一点跟爱情很象)。 当然, 有些人从头就不太相信义气, 那么义气就不太能束缚他,而有些人到死都相信义气(这也很象爱情,哈哈)。 随着他们的征战, 义气在三人间发生了变化。 对赵二虎来说, 他不仅对庞青云要讲义气, 他对山字营的人也要讲义气, 他也同样爱惜自己的荣誉(你能为你的爱人牺牲你的荣誉吗? 为你的兄弟呢?)。但这样就会与庞青云产生了裂痕 。对姜午阳来说,虽然跟从赵二虎更久, 但庞青云显示了远比二虎更高的才能和理想, 对一个纯朴的青年来说, 怎么能不更信服这个大哥呢?所以在庞青云与赵二虎的几次冲突中, 他都站在了大哥这边。 即使发现庞青云要对付赵二虎时, 他也马上委过给了外人(当然,这回的外人是婶子,但还是外人)。直到看到二哥的尸体, 这个只有直线思维的青年, 也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至于庞青云,对他来说, 义气始终还是第二位的吧。他有自己的野心和理想, 他可以对自己解释说, 为了达成一个好的目的, 可以采取恶的手段,为了多数的利益,可以牺牲少数,很黑格尔主义,不是吗? 在二十世纪的革命史中, 我们将可以不断地看到这样的人。

首先,庞青云的一千五六百个兄弟战死,唯独他活下来,是装死的。在这样惨烈的战争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做为主将,如果是打到一半装死的,说明这个人很“烂”;如果是杀到只剩下他最后一个装死的,那难度很大啊。即便敌军不认识他,但将领和普通士兵的军服一眼即可辨认出来。何况“装死”这种做法,始终不是英雄行径,一开始就把庞青云定在一个“算不了多好”的基调。试想,这样一个人,莲生又怎会在第一次相遇时就喜欢上他?

说到徐静蕾演的莲生, 其实我比较喜欢她前半部时的样子,进城后肌肤粉嫩,媚眼如丝,已经不过普通脂粉罢了。 在残酷绝望的战争环境里, 人是要找精神寄托的, 莲生是庞青云野心之路上唯一一道柔和的光线。(“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飞升”)但进城后,象她这样的女人对庞青云来说并不稀奇,所以电影并不强调她是庞青云杀死赵二虎的原因, 这是比较合常理的。 姜午阳这家伙水浒听多了吧,什么都往女人身上想。从潜意识分析, 说不定可以说其实他暗恋婶子好多年,自己也不敢承认, 所以最后发现婶子跟大哥通奸后妒火攻心吧。  这起三角恋也说不上谁对谁错, 在古代就弄出这么多人命,在现在变成个佳话也说不定.  话说多年前有个叫尼古拉的法国匹夫, 主持婚礼时看上了新娘塞莉西亚。从此他就故意跟这对新人搞好关系,经常往来。过了七八年,终于跟塞莉西亚勾搭上了。这家伙可比庞青云坏多了。然而,后来奸情败露后,两人双双离婚然后就正式好上了,直到成为在任上离婚的第一对法国总统和总统夫人。要是在投名状的时代, 哼哼。 所以说, 离婚制度可能救了千百万人的性命哪, 这倒是可以要求社会学家做一下统计。 

怎么改呢?不如影片一开场,就是庞青云单骑杀出重围,伤痕累累,血染战袍。这是可能的,因为清军有魁字营督战,只要庞青云逃离了太平军弓箭、火器的射程,就有活下的可能。他倒在了破庙前,莲生救了他,为他包扎伤口,纤纤玉手在堂堂伟男的胸膛上有了碰触,男女心中自然滋生一种特别的情愫。

 

(2)

第二,庞青云教姜午阳“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在劫持太平军粮时是不适用的。土匪们要的是军粮,他们占尽了有利的地形,只要造成声势,放开一条口子,把太平军赶走,留下粮草即可。可是庞青云却一来就把押运粮草的太平军头目杀了,这相当于断了赵二虎等人投奔太平军的后路,而且有无穷的祸患。因为押运粮草的将军,通常都是重镇守将的亲信,或征讨大军中的重要将领。

怎么改呢?应改成赵二虎与太平军头目交手落败,庞青云出手相救之际,措手杀了他。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难道错了吗?没有错,要看用在什么时候。比如清军来村里抢粮时,眼看一场流血冲突一触即发,庞青云此时蜻蜓点水,踩过莲生、赵二虎、小兵张嘎的脑袋,挟持清军头目,说,“大人已经截获太平军粮草,功劳不小,如果折了魁字营的兵马,在何大人那里可能不好交代?”

当然,对方也认出了“庞大人”,给“庞大人”一个面子,下个台阶。事后土匪们议论,庞青云出来说几句,比如“你没看到他们有多少条枪?你们想让全村的老人、小孩都白白送死吗?”大家才会看出他来路不小,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个做大事的人,才好过度到结拜和投军的戏。大家信你,服你,那么就觉得,认你做大哥,跟着你走的路是对的。

(3)

第三,“十日内拿下舒城”,真的是一场赌博。庞青云已经有一千五六百人硬拼全死光只剩他一人装死活下来的教训,现在又用赵二虎、姜午阳手下八百个土匪的命去冲击5000人的太平军大营,何况对方还有那么多枪支火器。

战争场面虽然惊心动魄,可却把这个人写得没脑子。

从军事常识来说,太平军守将没有必要出城迎战,如果他们不出城,庞青云即便带领全军强攻,2000来人,在个把小时就全报销了。几年后,苏州守军也是5000人,清军应该不下上万,却足足围困九个月而不能攻克。我们不禁要问,他“十日内拿下舒城”的依据是什么?!在影片中,我们也看到,假如陈公一个营的兵力,又像魁字营那样作壁上观,庞青云又无法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这次即便装死了,回来见到姜大人,也必问斩,因为“军中无戏言!”

怎么改呢?我若是庞将军,应该意识到,舒城一战,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既然已经劫持了太平军的粮草,杀了押运粮草的太平军头目,可命八百土匪化装成败逃的太平军,打着太平军的旗号,抬着头目的尸体,佯装逃向舒城,后面用陈公一个营1500人的骑兵佯装清军追击掩杀,如若舒城守将再狡猾一点,那么我还可以向陈公要求释放几十个死囚,把他们化装成太平军,放在第二梯队里,在清军追击时用弓箭射杀,那么舒城守将远远看见了,必信以为真,急忙放“逃败的太平军”入城。这个时候,赵二虎、姜午阳再攻上城楼,“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杀了守将,陈公一个营的骑兵乘势攻入城内,舒城大捷。

如此,赵二虎、姜午阳等兄弟必对庞青云拥戴。三公见其为将才,再调拨给他三个营的兵力,才令人信服。

有这样的谋略,才不会一开始就拿八百个兄弟的命去“雪耻”,才会在三公面前胸有成竹,说“十日拿下舒城!”。其实,三日即可拿下,而且要越快越好,因为怕走漏风声,说十日,不过是为了安三公的心,以免适得其反,让他们觉得自己狂妄不可相信罢了。

(4)“杀狗子”是战争戏中一个详写的细节。不知道是要表现什么?我的理解,应该是表现,三兄弟分歧、矛盾的开始。但是,庞青云“杀狗子”,好象是“挥泪斩马谡”,说是为了严明军纪,不可再让“奸淫妇女”之类的事再发生,感动了很多人,似乎人人都得以信服,姜午阳甚至亲自操刀执法。

可是有个常识摆在那里,将帅先要颁布将领、帅领,比如“攻城之后奸淫妇女者,问斩。”如此才可以立威。你不能以前说好了“进城抢三天”,今天老子突然不爽了,要革新了,我就要斩了你。孙子杀吴王爱姬,还要先“三令五申”呢。假如他一来就杀了那个宠妃,估计吴王立即就把孙子赶出宫,甚至杀掉了,还show什么兵法。

这个细节,应该改成,庞青云严明军纪后,“狗子”匪性不改,被庞青云按军规论处,除赵二虎之外,上下无不信服。

(5)

最后,是苏州大戏。苏州这场战争,几乎是庞青云与太平军之间的决战。无论是战争时局的推移,还是双方投入的装备、兵力,《投名状》都应该把最宏大的战争场面安排在“苏州之战”。

试想,舒城之战,你再描写得惊心动魄,那只是个双方兵力投入还不足8000人的局部小战,战胜战败,并不能关乎全局,可是陈可辛却极力铺陈,硬是动用电脑特技把8000人的小战,装扮成似乎几十万人的大战。

何况,影片的前半部,都应该放在推波助澜上,就好比《泰坦尼克》,前半部节奏都很舒缓,从触了冰山开始,才上演惊心动魄的“大戏”。

庞青云至少已经有四个营的兵力,可苏州守军才5000人,难以令人置信。围城的目的,是断其粮草,否则你围它干什么,可围了9个月的结果,城外的清军无粮,以为城内有粮。不知道这个逻辑怎么来的?一个冷兵器时代,攻城的时候,只听说过挖地道的,没听说过挖战壕的。有挖战壕的时间、粮草和精力,还不如挖条地道算了,9个月时间不知道可以挖多少条。

赵二虎只身进城,不知道其目的是什么?是劝降?还是做刺客?劝降的话,两军不斩来使,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大模大样进城,见了对方守将,凭三寸不烂之舌,痛呈利弊。可是赵二虎有这样的本事么?如果是做刺客,赵二虎即便能杀了对方主将,就可以达到“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的效果么?这不是在战场上,三军无主,将令不出,士兵混乱,而是在守城,城并未破。赵二虎杀了黄将军,苏州城仍有“石锦标”在守。

所以,赵二虎那句“是条汉子”,就是明摆着去送死的,无任何意义。黄将军即使有降意,决不会只是与赵二虎这样的“二把手”来个口头协议,在协议还没生效时,就先自杀了。试问,他如何放心将手下5000弟兄,如羊送入虎口?即便投降,应该有正式的书函、仪式,双方互派使者,将投降的条件落实清楚,比如发放军饷,解甲归田。

可见,“苏州围城”戏,可谓逻辑混乱,破绽百出。怎么改呢?

应该把最挥宏的战争场面放到苏州一战上,双方投入兵力至少各在万人以上,且有大量火器、骑兵,战争首先在阔野中拉开,这个时候应该显示出庞青云军队的狠劲儿,怎么硬拼都可以,死多少人都可以,战争极其惨烈,残酷。

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三兄弟杀死对方主将黄将军,“石锦标”带领剩余的太平军退回苏州城内,坚守不出,清军多次强攻,双方死伤无数。太平军只剩下5000余人,庞青云的军队也死伤惨重,并开始断粮。双方相持不下,战争这才进入一个“死局”。

因为“石锦标”曾经是赵二虎的兄弟,这个时候,赵二虎才开始出场了,希望以昔日的兄弟情谊,打动“石锦标”,时太平军大势已去,希望他为了5000个兄弟的活路,开城投降。

这样,就把赵二虎与黄将军之间的对话、打斗戏,改成赵二虎与“石锦标”之间的戏。可“石锦标”与清军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初“誓不投清军”,如今也“誓不降清军”,但他虽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却还考虑手下的5000个兄弟。因为“石锦标”深知赵二虎为人,虽然两人走的路不同,可是自己如若以死相求,相信赵二虎定不负所托。那么,“石锦标”的死,就比黄将军的死,来的更悲壮,更感人了,而赵二虎辜负了“石锦标”的临终所托,才会更感到自己沦落为一个“人面兽心”的无耻之徒,才会肝肠寸断,悲痛欲绝,生不如死,才会正式与庞青云决裂。

在他看来,“石锦标”才是他真正的好兄弟,而,庞青云不是。“石锦标”是为了一个“仁”,一个“义”字,而庞青云却是为了一个“权”,一个“欲”字。

这样改,是不是比《投名状》原剧情强了很多?

————————————————————–

硬伤(8):杀降戏,是一场馒头引发的血案吗?编剧究竟是想把“杀降戏”写成是一场“困局”,还是一场“骗局”?

“杀降戏”,本是全剧本的经典。它是为了造成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让庞青云和赵二虎“原形毕露”。

5000太平降军的命,就是一杆秤,让我们称称,到底是庞青云的“权欲”重,还是赵二虎的“仁义”重。

庞青云和赵二虎在这里变成了两个符号。

剧中的清军,也在这杆秤面前迅速分化为两拨人,而姜午阳显然是个“迷糊蛋”,一方面在情感上觉得赵二虎最可信,一方面又在“理智”上认为庞青云的做法、说法对。

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们,自然也分化为这样三种人。那么电影的作者(通常我们认为是导演),他的态度究竟又是怎样的呢?

看不出来。

庞青云似乎是以大局为重,“舍小义,取大义”,可是他说的话又占不住脚,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赵二虎以“信义”为重,可是又把他写得很鲁莽,很愚弱。

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导演要表达的是什么。也许是把双手一摊,说“故事就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己想去吧”。可是,这却在道德观、价值观上,对观众造成极大的混乱,以致于有很多人,战在维护庞青云的立场,和姜午阳一样,认为庞青云是对的。

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是“杀降戏”在设这个道德情感困境的局,没有设好。

这种困局,必须是角色如一枚枚棋子,他们彼此之间都是真诚的,忠诚地扮演自己的角色,都是全身心付出,可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命运,别无选择,充满了无奈与宿命的味道。

比如张彻版的《刺马》,叔嫂之间的不伦之爱,男女主人公之间并不是在玩爱情游戏,也不仅仅是偷情,他们真正互相爱上了对方,无法舍弃,造成悲剧之后,男主角临死前说,“谁能相信我们是真的相爱?!”,还是挺感人,挺让人同情的。

“叔嫂通奸”,在世俗眼中是下贱的,无耻的,可是真正的“爱情”,又是纯粹的,洁净的。这样的一种困境,就令人信服,打动人心了。

可在《投名状》的杀降戏里,并没有成功塑造出这样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

一是,杀5000太平降军,是因为粮食不够吃。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苏州被围困将近一年,城内无粮,但城内会没钱吗?有钱却买不到粮而已。黄将军不是还向赵二虎买鸦片嘛。太平军投降的条件是,不杀,回家务农。这跟清军有没有粮食给他们吃,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苏州已经解困,老百姓都走了不少,大家都有手有脚的,庞青云只要取了苏州城的钱,给太平军发点遣散费就可以了,出了城,走几部路,就可以买吃买喝。你如果一定要再送给他们一人一个馒头,先填填肚子,那更受欢迎了。

所以,“粮食”不够吃,根本不能成为庞青云杀5000太平军的理由。这样,就引向第二个问题:

在这个“困局”中的庞青云是真诚的吗?显然,第一点战不住脚后,庞青云的所做所为,就显得是一种“欺骗”,而赵二虎的英雄行径,又被他的“愚弱”给掩盖了。

因为有这些破绽,我们无法判定,导演究竟是在表现谁,想表现什么?电 影的本意,“杀降戏”似乎是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可由于编剧上的缺陷,又让它无法成为一种道德、情感上的困境。

庞青云并非别无选择。即使不发放遣散费,让太平军解甲归田,是害怕太平军会继续造反,那么最差的情形,你也可以请示三公,让三公定夺,不至于背负这样有一个骂名、罪名,受人以柄。给人造成的感觉是,此人刚愎自用,想在军中压倒赵二虎,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战场上只有一个头!”。同时想抢夺胜利果实,巩固自己在苏州一战中的功绩。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发布于365bet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投名状》编剧的十大硬伤(下)

关键词:

[花絮]【Agree94 于小彤资源】《十宗罪》|更新至

电影里虽然有很多的对话,但是情节非常完美,尤其是最后把拉得皮特完结了凶手的7宗罪. 人不可能没有7宗罪,但是不要...

详细>>

空天猎:于蓝天间逐梦,守得一方安宁

我知道我不是最优秀的飞行员,但是我是最适合这次任务的,我们的同胞正在受到伤害,如果不能为了人民而战,那还能...

详细>>

心理学电影系列

      紧凑的剧情 略复杂的过程 剖析出一个人格分裂的全过程     刚开始看还不太知道是将心理学的 结局很突...

详细>>

《活着》——谈谈我对家珍这个角色的理解

      活着这部电影以前有听说过,却从来都没有想着去看,影视鉴赏课上是第一次,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能理解...

详细>>